24小时新闻网

“当了一辈子公安,贪了四辈子的钱” 前腐后“继”的原辽宁省公安厅长们

资讯 用户:佚名 16636℃

       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6日播出年度反腐大片《持续发力纵深推进》第一集《解决独有难题》。

  李文喜,曾任辽宁省公安厅长。2002年至2011年佩戴辽宁公安一号警号的李文喜,早年间也曾是下属心目中的正面榜样。

  他是有42年警龄的老警察,出身一线,业务过硬,曾屡破大案要案,获得诸多荣誉。遗憾的是,执掌重权之后,他却逐渐私欲膨胀,从执法者走向了违法者,从光荣榜跌落到耻辱柱。被审查调查初期,李文喜无法摆正心态,不肯正视自身的蜕变。

 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 孙颖:审查调查谈话时,跟我们讲,他标榜自己三句话:“我当了一辈子公安,我干了两辈子的活,得罪了三辈子的人。”当时委领导直接就跟他点了一句话,说你光说这三句话,你后边还落了两句呢,你贪了四辈子的钱,犯了五辈子的罪。当时李文喜当场就哑然了,低头就认可了。

  经查,李文喜收受贿赂共计5.41亿余元,这个惊人的数字当中,绝大多数来自一名叫刘志廷的铁矿矿主。当时,辽宁省公安厅调查一批非法采矿案件,涉案矿主刘志廷辗转通过关系,请托李文喜帮自己脱罪,许诺将会重谢。李文喜深知铁矿利润丰厚,抵不住诱惑,向专案组组长吴景贵打了招呼。

  李文喜:我说这样的,那个景贵,在刘志廷的问题上,你们能轻就从轻照顾一下。他们确实就按照我意见办了,刘志廷没有受到刑事追究。

  刘志廷自然感激不尽,事后双手奉上某铁矿30%的股份。李文喜安排妻弟出面挂名,自己藏身后台操盘,实际成了穿着警服的矿山老板。

  李文喜:首先我是一种背叛,因为我掌管的是打击犯罪、惩罚犯罪。我跟你说,我非常忏悔这一条。

  当曾经的“榜样”崩塌,在下属心中产生的冲击波、破坏力也是巨大的。办理非法采矿案件的专案组组长吴景贵就是个典型的例子。看到李文喜干预办案、染指铁矿后,他也有样学样,甚至变本加厉,也找到刘志廷强行获取了某铁矿40%的股份,还经常穿着警服就跑到矿上搞经营。

  孙颖:连李文喜都看不下去了,李文喜专门找到他跟他讲,说要么你就别来搞经营,要么你就脱了警服。但是吴景贵充耳不闻,因为吴景贵对他的违纪违法行为心知肚明,所以李文喜的话没有任何权威。

  而李文喜还给自己的继任者薛恒作出了恶劣的“示范”。那是在2005年,时任辽宁省民政厅厅长的薛恒私下找到李文喜,表示自己有个商人朋友叫白玉臣的,在一个案子里涉嫌敲诈勒索,希望办案时能放他一马。

  薛恒:我也担心怕李文喜不一定给我面子,后来说实话,李文喜还行,把这事就帮着办了。

  当年他们都不会想到,2011年李文喜退休时,接任公安厅长的正是薛恒。李文喜卖的这个面子,既让薛恒从中获取了巨额利益,也提前为他上了滥用执法权的一课。

  孙颖:白玉臣逃避了这一次的刑事责任追究,对薛恒那就是尽心竭力,要钱给钱,要车给车,要房给房,让薛恒也看到了公安厅长这个岗位的含金量。

  经查,薛恒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总计1.35亿余元,白玉臣一人就送给他数千万元。在担任公安厅长两年多时间里,薛恒多次滥用职权或职务影响力,为老板在案件处理、企业经营、工程承揽等方面提供帮助。薛恒和李文喜的职务交接,使得以权谋私、执法犯法的恶劣风气也无缝衔接,并进一步扩散蔓延。(来源:北京日报)

  责任编辑:李志俊